您的位置:人道 >> 世界名著 >> 悲惨世界 >> 十 否认的方式
向前

向后

目录

首页

十 否认的方式

    宣告辩论终结的时候到了。庭长叫被告立起来,向他提出这照例有的问题:“您还有什
么替自己辩护的话要补充吗?”
    这个人,立着,拿着一顶破烂不堪的小帽子在手里转动,好象没有听见。
    庭长把这问题重说了一遍。
    这一次,这人听见了。他仿佛听懂了,如梦初醒似的动了一下,睁开眼睛向四面望,望
着听众、法警、他的律师、陪审员、公堂,把他那个巨大的拳头放在他凳前的木栏杆上,再
望了一望。忽然,他两眼紧盯着检察官,开始说话了,这仿佛是种爆裂。他那些拉杂、急
迫、夹兀、紊乱的话破口而出,好象每一句都忙着想同时一齐挤出来似的。他说:
    “我有这些话要说。我在巴黎做过造车工人,并且是在巴陆先生家中。那是种辛苦的手
艺。做车的人做起工来,总是在露天下,院子里,只有在好东家的家里才在棚子里;但是从
不会在有门窗的车间里,因为地方要得多,你们懂吧。冬天,大家冷得捶自己的胳膊,为了
使自己暖一点;但是东家总不许,他们说,那样会耽误时间。地上冻冰时,手里还拿着铁,
够惨的了。好好的人也得垮。做那种手艺,小伙子也都成了小老头儿。到四十岁便完了。我
呢,我那时已经五十三岁,受尽了罪。还有那老伙伴,一个个全是狠巴巴的!一个好好的
人,年纪大了,他们便叫你做老冬瓜,老畜生!每天我已只能赚三十个苏了,那些东家却还
在我的年纪上用心思,尽量减少我的工钱。此外,我从前还有一个女儿,她在河里洗衣服,
在这方面她也赚点钱。我们两个人,日子还过得去。她也是够受罪的了。不管下雨下雪,风
刮你的脸,她也得从早到晚,把半个身子浸在洗衣桶里;结冰时也一样,非洗不成;有些人
没有多一点的换洗衣服,送来洗,便等着换;她不洗吧,就没有活计做了,洗衣板上又全是
缝,四处漏水,溅你一身。她的裙子里里外外全是湿的。水朝里面浸。她在红娃娃洗衣厂里
工作过,在那厂里,水是从龙头里流出来的。洗衣的人不用水桶,只对着面前的龙头洗,再
送到背后的槽里去漂净。因为是在屋子里,身上也就不怎么冷了。可是那里面的水蒸汽可吓
坏人,它会把你的眼睛也弄瞎。她晚上七点钟回来。很快就去睡了,她困得厉害。她的丈夫
老爱打她。现在她已死了。我们没有过过快活日子。那是一个好姑娘,不上跳舞会,性子也
安静。我记得在一个狂欢节的晚上,她八点钟便去睡了。就这样。我说的全是真话。你们去
问就是了。呀,是呀,问。我多么笨!巴黎是个无底洞。谁还认识商马第伯伯呢?可是我把
巴陆先生告诉你们。你们到巴陆先生家去问吧。除此以外,我不知道你们还要我做什么。”
    这个人不开口了,照旧立着。他大声疾呼地说完了那段话,声音粗野、强硬、嘶哑,态
度急躁、鲁莽而天真。一次,他停了嘴,向听众中的一个人打招呼。他对着大众信口乱扯,
说到态度认真起来时,他的声音就象打噎,而且还加上个樵夫劈柴的手势。他说完以后,听
众哄堂大笑。他望着大家,看见人家笑,他莫名其妙,也大笑起来。
    这是一种悲惨的场面。
    庭长是个细心周到的人,他大声发言了。
    他重行提醒“各位陪审员先生”,说“被告说他从前在巴陆车匠师父家里工作过,这些
话都用不着提了。巴陆君早已亏了本走了,下落不明。”随后他转向被告,要他注意听他说
话,并补充说:
    “您现在的处境非慎重考虑不可了,您有极其重大的嫌疑,可能引起极严重的后果。被
告,为了您的利益,我最后一次关照您,请您爽爽快快说明两件事:第一,您是不是爬过别
红园的墙,折过树枝,偷过苹果,就是说,犯过越墙行窃的罪?第二,您是不是那个释放了
的苦役犯冉阿让?”
    被告用一种自信的神气摇着头,好象一个懂得很透彻也知道怎样回答的人。他张开口,
转过去对着庭长说:
    “首先……”
    随后他望着自己的帽子,又望着天花板,可是不开口。
    “被告,”检察官用一种严厉的声音说,“您得注意,人家问您的话,您全不回答。您
这样慌张,就等于不打自招。您明明不是商马第,首先您明明是利用母亲的名字作掩护,改
叫让·马第的那个苦役犯冉阿让,您到过奥弗涅,您生在法维洛勒,您在那里做过修树枝工
人。您明明爬过别红园的墙,偷过熟苹果。各位陪审员先生,请斟酌。”
    被告本已坐下去了,检察官说完以后,他忽然立起来,大声喊道:
    “您真黑心,您!这就是我刚才要说的话。先头我没有想出来。我一点东西都没有偷。
我不是每天有饭吃的人。那天我从埃里走来,落了一阵大雨,我经过一个地方,那里被雨水
冲刷,成了一片黄泥浆,洼地里的水四处乱流,路边的沙子里也只露出些小草片,我在地上
寻得一根断了的树枝,上面有些苹果,我便拾起了那树枝,并没有想到会替我惹起麻烦。我
在牢里已待了三个月,又被人家这儿那儿带来带去。除了这些,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你们和
我过不去,你们对我说:‘快回答!’这位兵士是个好人,他摇着我的胳膊,细声细气向我
说:‘回答吧。’我不知道怎样解释,我,我没有文化,我是个穷人。你们真不该不把事情
弄清楚。我没有偷。我拾的东西是原来就在地上的。你们说什么冉阿让,让·马第!这些人
我全不认识。他们是乡下人。我在医院路巴陆先生家里工作过。我叫商马第。你们说得出我
是在什么地方生的,算你们有本领。我自己都不知道。世上并不是每个人从娘胎里出来就是
有房子的。那样太方便了。我想我的父亲和我的母亲都是些四处找活做的人。并且我也不知
道。当我还是个孩子时,人家叫我小把戏,现在,大家叫我老头儿。这些就是我的洗礼名。
随便你们怎样叫吧。我到过奥弗涅,我到过法维洛勒,当然!怎么呢?难道一个人没有进过
监牢就不能到奥弗涅,不能到法维洛勒去吗?我告诉你们,我没有偷过东西,我是商马第伯
伯。我在巴陆先生家里工作过,并且在他家里住过。听了你们这些胡说,我真不耐烦!
    为什么世上的人全象怨鬼一样来逼我呢!”
    检察官仍立着,他向庭长说:
    “庭长先生,这被告想装痴狡赖,但是我们预先警告他,他逃不了,根据他这种闪烁狡
猾已极的抵赖,我们请求庭长和法庭再次传讯犯人布莱卫、戈什巴依、舍尼杰和侦察员沙
威,作最后一次的讯问,要他们证明这被告是否冉阿让。”
    “我请检察官先生注意,”庭长说,“侦察员沙威因为在邻县的县城有公务,在作证以
后便立刻离开了公堂,并且离开了本城。我们允许他走了。检察官先生和被告律师都表示同
意的。”
    “这是对的,庭长先生,”检察官接着说,“沙威君既不在这里,我想应把他刚才在此
地所说的话,向各位陪审员先生重述一遍。沙威是一个大家尊敬的人,为人刚毅、谨严、廉
洁,担任这种下层的重要任务非常称职,这便是他在作证时留下的话:‘我用不着什么精神
上的猜度或物质上的证据来揭破被告的伪供。我千真万确地认识他。这个人不叫商马第,他
是从前一个非常狠毒、非常凶猛的名叫冉阿让的苦役犯。他服刑期满被释,我们认为是极端
失当的。他因犯了大窃案受过十九年的苦刑。他企图越狱,达五六次之多。除小瑞尔威窃案
和别红园窃案外,我还怀疑他在已故的迪涅主教大人家里犯过盗窃行为。当我在土伦当副监
狱官时,我常看见他。我再说一遍,我千真万确地认识他。’”
    这种精确无比的宣言,在听众和陪审团里,看来已产生一种深刻的印象。检察官念完以
后,又坚请(沙威虽已不在)再次认真传讯布莱卫、舍尼杰和戈什巴依三个证人。
    庭长把传票交给一个执达吏,过一会,证人室的门开了。在一个警卫的保护下,执达吏
把犯人布莱卫带来了。听众半疑半信,心全跳着,好象大家仅共有一个灵魂。
    老犯人布莱卫穿件中央监狱的灰黑色褂子。布莱卫是个六十左右的人,面目象个企业
主,神气象流氓,有时是会有那种巧合的。他不断干坏事,以致身陷狱中,变成看守一类的
东西,那些头目都说:“这人想找机会讨好。”到狱中布道的神甫们也证明他在宗教方面的
一些好习惯。我们不该忘记这是复辟时代的事。
    “布莱卫,”庭长说,“您受过一种不名誉的刑罚,您不应当宣誓……”
    布莱卫把眼睛低下去。
    “可是,”庭长接着说,“神恩允许的时候,即使是一个受过法律贬黜的人,他心里也
还可以留下一点爱名誉、爱平等的情感。在这紧急的时刻,我所期望的也就是这种情感。假
使您心里还有这样的情感,我想是有的,那么,在回答我以前,您先仔细想想,您的一句
话,一方面可以断送这个人,一方面也可以使法律发出光辉。这个时刻是庄严的,假使您认
为先前说错了,您还来得及收回您的话。被告,立起来。布莱卫,好好地望着这被告,回想
您从前的事情,再凭您的灵魂和良心告诉我们,您是否确实认为这个人就是您从前监狱里的
朋友冉阿让。”
    布莱卫望了望被告,又转向法庭说:
    “是的,庭长先生。我第一个说他是冉阿让,我现在还是这么说。这个人是冉阿让。一
七九六年进土伦,一八一五年出来。我是后一年出来的。他现在的样子象傻子,那么,也许
是年纪把他变傻了,在狱里时他早已是那么阴阳怪气的。我的的确确认识他。”
    “您去坐下,”庭长说,“被告,站着不要动。”
    舍尼杰也被带进来了,红衣绿帽,一望便知是个终身苦役犯。他原在土伦监狱里服刑。
是为了这件案子才从狱中提出来的。他是个五十左右的人,矮小、敏捷、皱皮满面,黄瘦、
厚颜、暴躁,在他的四肢和整个身躯里有种孱弱的病态,但目光里却有一种非常的力量。他
狱里的伙伴给了他一个绰号叫“日尼杰”①。    
  ①“日尼杰”(JeCnieCDieu)和“舍尼杰”(Chenildieu)音相近。但却有“我否
认上帝”的意思。
    庭长向他说的话和他刚才向布莱卫说过的那些话,大致相同。他说他做过不名誉的事,
已经丧失了宣誓的资格,舍尼杰在这时却照旧抬起头来,正正地望着观众。庭长教他集中思
想,象先头问布莱卫一样,问他是否还认识被告。
    舍尼杰放声大笑。
    “当然!我认识不认识他!我们吊在一根链子上有五年。
    你赌气吗,老朋友?”
    “您去坐下。”庭长说。
    执达吏领着戈什巴依来了。这个受着终身监禁的囚犯,和舍尼杰一样,也是从狱中提出
来的,也穿一件红衣,他是卢尔德地方的乡下人,比利牛斯山里几乎近于野人的人。他在山
里看守过牛羊,从牧人变成了强盗。和这被告相比,戈什巴依的蛮劲并不在他之下,而愚痴
却在他之上。世间有些不幸的人,先由自然环境造成野兽,再由人类社会造成囚犯,直到老
死,戈什巴依便是这里面的一个。
    庭长先说了些庄严动人的话,想感动他,又用先头问那两个人的话问他,是不是能毫无
疑问地、毫不含胡地坚决认为自己认识这个立在他面前的人。
    “这是冉阿让,”戈什巴依说,“我们还叫他做千斤顶,因为他气力大。”
    这三个人的肯定,明明是诚恳的,凭良心说的,在听众中引起了一阵阵乱哄哄的耳语
声,每多一个人作出了肯定的回答,那种哄动的声音也就越强,越延长,这是一种不祥的预
兆。至于被告,他听他们说着,面上露出惊讶的样子,照控诉词上说,这是他主要的自卫方
法。第一个证人说完话时,他旁边的法警听见他咬紧牙齿低声抱怨道:“好呀!有了一个
了。”第二个说完时他又说,声音稍微大了一点,几乎带着得意的神气:
    “好!”第三个说完时他喊了出来:“真出色!”
    庭长问他:
    “被告,您听见了。您还有什么可说的?”
    他回答:
    “我说‘真出色!’”
    听众中起了一片嘈杂的声音,陪审团也几乎受到影响。这人明明是断送了。
    “执达吏,”庭长说,“教大家静下来,我立刻要宣告辩论终结。”
    这时,庭长的左右有人动起来。大家听到一个人的声音喊道:
    “布莱卫,舍尼杰,戈什巴依!看这边。”
    听见这声音的人,寒毛全竖起来了,这声音太凄惨骇人了。大家的眼睛全转向那一方。
一个坐在法官背后,优待席里的旁听者刚立起来,推开了法官席和律师席中间的那扇矮栏
门,立到大厅的中间来了。庭长、检察官、巴马达波先生,其他二十个人,都认识他,齐声
喊道:
    “马德兰先生!”
    ------------------
  

中国人道网www.rendao.com提供
向前

向后

目录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