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人道 >> 世界名著 >> 悲惨世界 >> 四 马德兰先生穿丧服
向前

向后

目录

首页

四 马德兰先生穿丧服

    一八二一年初,各地报纸都刊出了迪涅主教,“别号卞福汝大人”,米里哀先生逝世的
消息。他是在八十二岁的高龄入圣的。
    我们在此地补充各地报纸略去的一点。迪涅主教在去世以前几年双目已经失明,但是他
以失明为乐,因为他有妹子在他身旁。
    让我们顺便说一句,双目失明,并且为人所爱,在这一事事都不圆满的世界上,那可算
是一种甘美得出奇的人生幸福。在你的身旁,经常有个和你相依为命的妇人、姑娘、姊妹、
可爱的人儿,知道自己对她是决不可少的,而她对自己也是非有不可的,能经常在她和你相
处时间的长短上去推测她的感情,并且能向自己说:“她既然把她的全部时间用在我身上,
就足以说明我占有了她整个的心”;不能看见她的面目,但能了解她的思想;在与世隔绝的
生活中,体会到一个人儿的忠实;感到衣裙的摇曳,如同小鸟振翅的声音;听她来往、进
出、说话、歌唱,并且想到自己是这种足音、这些话、这支歌的中心;不时表示自己的愉
快,觉得自己越残缺,便越强大;在那种黑暗中,并正因为那种黑暗,自己成了这安琪儿归
宿的星球;人生的乐事很少能与此相比。人生至高的幸福,便是感到自己有人爱;有人为你
是这个样子而爱你,更进一步说,有人不问你是什么样子而仍旧一心爱你,那种感觉,盲人
才有。在那种痛苦中,有人服侍,便是有人抚爱。他还缺少什么呢?不缺少什么。有了爱便
说不上失明。并且这是何等的爱!完全是高尚品质构成的爱。有平安的地方便没有瞽瞢。一
颗心摸索着在寻求另一颗心,并且得到了它。况且那颗得到了也证实了的心还是一个妇人的
心。一只手扶着你,那是她的手;一只嘴拂着你的额头,那是她的嘴;在紧靠着你身旁的地
方,你听到一种呼吸的声音,那声音也是她。得到她的一切,从她的信仰直到她的同情,从
不和她分离,得到那种柔弱力量的援助,倚仗那根不屈不挠的芦草,亲手触到神明,并且可
以把神明抱在怀里,有血有肉的上帝,那是何等的幸福!这颗心,这朵奥妙的仙花,那么神
秘地开放了。即令以重见光明作代价,我们也不肯牺牲这朵花的影子。那天使的灵魂便在身
旁,时时在身旁;假使她走开,也是为了再转来而走开的;她和梦一样地消失,又和实际一
样地重行出现;我们觉得一阵暖气逼近身旁,这就是她来了。我们有说不尽的谧静、愉快和
叹赏,我们自己便是黑暗中的光辉。还有万千种无微不至的照顾,许多小事在空虚中便具有
重大意义。那种不可磨灭的女性的语声既可以催你入睡,又可以为你代替那失去了的宇宙。
你受到了灵魂的爱抚。你什么也瞧不见,但是你感到了她的爱护。这是黑暗中的天堂。
    卞福汝主教便是从这个天堂渡到那个天堂去的。
    他的噩耗被滨海蒙特勒伊的地方报纸转载出来了。第二天,马德兰先生穿了一身全黑的
衣服,帽子上戴了黑纱。
    城里的人都注意到他的丧服,议论纷纷。这仿佛多少可以暗示出一点关于马德兰先生的
来历。大家得出结论,认为他和这位年高德劭的主教有些瓜葛。那些客厅里的人都说“他为
迪涅的主教穿孝”,这就大大提高了马德兰先生的身份,他一举而立即获得滨海蒙特勒伊高
贵社会的某种器重。那地方的一个小型的圣日耳曼郊区①想取消从前对马德兰先生的歧视,
因为他很可能是那主教的亲戚。从此年老的妇人都对他行更多的屈膝大礼,年少的女子也对
他露出更多的笑容,马德兰先生也看出了自己在这些方面的优越地位。一天晚上,那个小小
的大交际社会中的一个老妇人,自以为资格老,就有管闲事的权利,不揣冒亲吧?”    
  ①巴黎附近的圣日耳曼郊区是贵族居住的地方。
    他说:“不是的,夫人。”
    “但是您不是为他穿丧服吗?”那老寡妇又说。
    他回答说:“那是因为我幼年时曾在他家里当过仆人。”
    还有一件大家知道的事。每次有通烟囱的流浪少年打那城里经过时,市长先生总要派人
叫他来,问他姓名,给他钱。这一情况在那些通烟囱的孩子们里一经传开以后,许多通烟囱
的孩子便都要走过那地方。
    ------------------
  

中国人道网www.rendao.com提供
向前

向后

目录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