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人道 >> 世界名著 >> 悲惨世界 >> 第四卷 沙威出了轨
向前

向后

目录

首页

第四卷 沙威出了轨

    在我们叙述的事件不久之后,蒲辣秃柳儿老头遇到一件使人震惊的事。
    蒲辣秃柳儿老头是孟费郿地方的养路工人,在本书阴暗的部分我们曾多少见到过他。
    读者大概还记得,蒲辣秃柳儿是一个干着多种暧昧勾当的人,他打石块,同时在大路上
掠夺过往行人。这个人既是挖土工又是强盗,他有一个梦想,他相信在孟费郿森林中有人埋
藏了财宝,他希望有那么一天能在某棵大树脚下掘到宝藏;目前,他就在行人的口袋里任意
搜括。
    可是,现在他也小心谨慎了。他不久前刚侥幸脱险。我们知道他和一伙强盗在容德雷特
破屋中一同被捕。恶癖也有用处,他的酗酒救了他,始终没有查明他在那儿究竟是抢人的还
是被抢的。由于查明伏击的那个夜晚,他处于酒醉状态,命令规定对他不予追究,释放了
他,他恢复了自由。他回到从加尼到拉尼的路上,在官方的监督下,替政府铺碎石路基,垂
头丧气,十分沉默,这次抢劫几乎断送了他,所以他对抢劫不怎么来劲了,但醉酒也救了
他,因此他就更爱酗酒了。
    至于他回到养路工的茅棚不久之后碰到的那件使他震惊的事是这样的:
    有一天清早,蒲辣秃柳儿照例去干活,也许也是去他的潜伏地点,他在日出以前就出发
了,他在树枝中间看见一个人的背影,在这样一段距离和矇眬的曙光中,他发觉这个人的身
材对他不是完全陌生的。蒲辣秃柳儿虽是个醉汉,但却有着正确清晰的记忆力,这是一个与
合法秩序有点冲突的人所必需具备的自卫武器。
    他在暗想:我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样一个汉子呢?
    但是他无法回答自己,除在他记忆中曾有过一个和这人身材相似的模糊印象之外。
    蒲辣秃柳儿虽无法回忆起这人是谁,但他作了一些比较和计算。这个汉子不是本地人,
他刚来到。他肯定是步行来的。在这个时辰没有公共车经过孟费郿,他走了一整夜。他从哪
里来的?不远。因为他既无背囊,也没有小包裹。他肯定是从巴黎来的。但为什么到这森林
里来呢?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来?他来干什么呢?
    蒲辣秃柳儿想到了财宝。由于苦思苦想,他模糊地想起来了,几年前也曾有过类似的相
遇,他觉得那个人很可能就是这个汉子。
    他一边想,沉思的重负使他低下了头,这是自然的现象,但太不机灵了。当他再抬头
时,已经什么也看不见了。那人已在光线矇眬的森林中失去了踪迹。
    “见鬼,”蒲辣秃柳儿想,“我会再找到他的。我会找到这个教民所属的教区。这个夜
游神一定有他的原因,我迟早会知道。在我的森林中的秘密,不会没有我的份。”
    他拿起他那锐利的十字镐。
    “就用这个家伙,”他嘟囔着,“既可掘地又可搜身①。”
    就象把一根线索接到另一根上那样,他走进了密林。尽量跟着那条汉子可能走的路线走
着。
    当他跨出百步左右以后,开始亮了的天色帮助了他。沙土上这儿那儿发现有鞋印,践踏
过的草丛,踩断的灌木,倒在荆棘中的嫩树枝优美地在慢慢恢复原状,好象一个刚醒过来的
漂亮女人伸懒腰时的手臂,对他来说这些都是线索。他跟着这些踪迹,但又失去了。过了一
段时间之后,他更深入密林,到了一个高丘地带。一个清晨从远处小径路过的、嘴里吹着吉
约利②曲调的猎人使他想起要爬上树去。他虽然年老,但还灵活。那儿有一棵高大的山毛
榉,对蒂蒂尔③和蒲辣秃柳儿正合适,蒲辣秃柳儿尽量爬到最高处。    
  ①“掘地”和“搜身”在法语中是同一个词fouiller。
    ②吉约利(Cuillery),民歌中的英雄。
    ③蒂蒂尔(Tityre),维吉尔诗歌中牧羊人的名字。
    这个主意不错,正当他极目搜索密林中杂乱荒僻的那部分时,猛然间他看见了那汉子。
    可刚一瞥见,又不见了。
    那汉子走进,或者说得更恰当些,溜进了林中相当远的一块空地里,这空地被一些大树
隐蔽着,但蒲辣秃柳儿很熟悉,因为他曾注意到,在一大堆磨石旁边,有一棵有病的栗树,
被一块钉在树皮上的锌牌围绕着。这块空地以前叫布拉于矿地。这堆石块,不知作何用途,
在三十年前就有了,肯定现在还在那里。除木栅栏外,再没有比石堆的寿命更长的了。本是
暂时堆放,有什么理由久存呢!
    蒲辣秃柳儿高兴得迅速从树上连爬带滚而下。兽窟已经找到,问题是要捉住那野兽。那
梦想的财宝肯定就在那儿了。
    要走到那矿地并不简单。如果走小路,就得绕过无数恼人的弯路,得走上足足一刻钟。
走直路要经过这里相当茂密多刺并且伤人的荆棘丛,要走大半个钟头才能到达。蒲辣秃柳儿
不懂这一点,这是他的错误。他相信走直路好,这种眼力的幻觉是可贵的,但使很多人失
败,荆棘尽管多刺,他却认为是捷径。
    “走狼的里沃利路过去。”他说。
    蒲辣秃柳儿本来就习惯走弯路,这回他却错误地向前直走。
    他果断地钻进了缠手绊脚的荆棘丛。
    他得和灌木、荨麻、出楂、野蔷薇、飞廉和一触即怒的黑莓打交道。他被扎得非常厉害。
    在一个溪谷谷底,他遇到了不得不越过的河流。四十分钟后,他淌着汗,全身湿透,喘
着气,满身是伤,恶狠狠地赶到了布拉于矿地。
    矿地里没有人影。
    蒲辣秃柳儿跑到石堆跟前。它仍堆在原处,并没有人把它搬走。
    至于那汉子,已在林中消失了。他逃跑了。跑到哪里去了呢?往哪边?钻进了哪一个荆
棘丛?这就无法猜测了。
    而最使人痛心的是,在那堆石块后面,钉有锌牌的树脚下,有刚刚翻动过的泥土,留下
的是一把被遗忘或被抛弃了的十字镐,还有一个土穴。
    这土穴是空的。
    “强盗!”蒲辣秃柳儿大叫起来,两拳向天高举着。
    ------------------
  

中国人道网www.rendao.com提供
向前

向后

目录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