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人道 >> 世界名著 >> 悲惨世界 >> 二十一 英雄们
向前

向后

目录

首页

二十一 英雄们

    突然袭击的战鼓敲响了。
    飓风式的猛攻。昨夜在黑暗中,街垒好象被一条蟒蛇悄悄地靠近了。现在大白天,在敞
开的大街上,奇袭肯定是不可能的;此外,强大的兵力已经暴露。大炮已开始狂吼,军队向
街垒猛冲。狂怒现在成为巧妙的技能。一支强大的步兵呈战列纵队,在相当的距离内,平均
地安插在国民自卫军和保安警察队之间,并有无数听得到看不见的人作后盾,向大街跑步冲
来,他们擂起战鼓,吹着军号,刺刀平端,工兵开路,在枪林弹雨中沉着前进,直抵街垒,
象根铜柱那样把重量压在一堵墙上。
    这堵墙顶住了。
    起义者激烈地开火。街垒出现了人在上面竞相攀登的场面,它有着一簇象鬃毛样披散的
火光。攻打是如此猛烈,一时间四周全是进攻者;就象狮子对付群狗,街垒摆脱了这些士
兵,它被围攻者覆盖着,只不过象浪花冲击悬崖一样,不一会儿,又重新露出黑色的巨大峭
壁。
    纵队被迫退却后又在街上密集,他们已没有掩护,但很可怖,他们用骇人的排枪向棱堡
还击。见过烟火的人将会记起那种称之为礼花的交叉着的火光,试想这簇礼花不是垂直而是
横着的,每束火花顶端有一颗实心弹、一颗大粒霰弹或一颗散子弹,在一连串的电闪雷鸣中
撒播着死亡。街垒正处在它的下方。
    双方的决心是相等的。勇敢在这里近于野蛮,并夹杂着某种残酷的英雄行为,这首先是
来自自我牺牲的精神。在那个时代国民自卫军打起仗来就象轻步兵一样。军队要结束这场战
争,起义者却要继续战斗。在年轻力壮的时候去接受死亡,这使大无畏的精神变为疯狂。混
战中的每一个人都感到了最后时刻所赐予的至高无上的形象。街上堆满了尸体。
    街垒的一头是安灼拉,另一头是马吕斯。安灼拉关心整个街垒,他等待战机,暂作隐
蔽;三个士兵看都没有看到他,就在他的枪孔前接连倒下。马吕斯则是不加掩护地作战,成
了众矢之的。他从棱堡顶上露出大半截身子。一个吝啬的人在发狂时可以千金一掷,在所不
惜,但也没有比一个冥想者行动起来更可怕的了。马吕斯既极其可怕又沉思不醒。他在战斗
中的动作如同在梦里一样,看起来好象是一个鬼魂在打枪。
    被包围者的子弹逐渐耗尽,他们的嘲讽却还没有枯竭。在这座坟墓的旋风中,他们还是
嬉笑自如。
    古费拉克光着脑袋。
    “你把帽子弄哪儿去了?”博须埃问他。
    古费拉克回答:
    “他们老开炮给轰掉了。”
    或者他们还态度傲慢地评论一番。
    “真不明白这些人,”弗以伊辛酸地喊着(他念着一些名字,有些甚至很有名,一些过
去军界中的人士),“他们答应来参加并发誓帮助我们,他们曾以荣誉担保,他们是我们的
将军,可是却抛弃了我们!”
    公白飞只报以庄严的微笑:
    “有些人遵守荣誉信条,好比人们观察①星星,隔着老远的距离。”    
  ①此处“遵守”与“观察”法语是同一个词:observer。
    街垒的内部撒满炸开的弹片,就象下了一场雪。
    进攻者人数众多,起义者地势优越。起义者在一堵高墙上很近地瞄准那些在尸体和伤兵
间踉跄前进或在陡坡上跌脚绊手的士兵。这街垒筑得这样牢固真令人叹服,真不愧是一个固
守的阵地,少数人就可阻挡一个军团。可是随时在补充人员并在枪林弹雨中不断增援的突击
纵队无情地迫近了,现在正在一点点、一步步、但有把握地前进,象是压榨机的螺丝在拧
紧,军队逐渐逼近街垒。
    突击连续不断,恐怖越加强烈。
    于是在这堆铺路石上,在这条麻厂街上,展开了一场堪与特洛伊之战相比的搏斗。这些
形容憔悴、衣衫破烂、疲惫不堪的人,十四小时不进食,没合眼,只剩下几发子弹可供射
击,现在正摸着没有子弹的空口袋;他们几乎都受了伤,头或手臂都用发黑的血污的布条包
扎着,衣服的破洞中流出鲜血,有的武器只是管坏枪和旧而钝的刀,但却要成为巨人提坦
了。街垒曾十次受到围困、攻打、攀登,但始终未被占领。
    要对这次战斗有个概念,我们可以想象在一堆可怕的勇士身上点起火来,再来观看这场
火灾。这不是一场战斗,这是一个火炉的炉膛。他们的嘴在吞吐火焰,他们的脸非常奇特。
这已不再是人的形态;战士们浑身是火;见到这些在混战的红焰中来往的火蛇真是令人胆战
心惊。对双方同时进行的连续不断的大规模杀戮场面,我们将不予描述,因为只有长篇的英
雄史诗才有权用一万二千行诗句来叙述一次战斗。
    简直就象婆罗门教的地狱,十七种地狱中最可怕的一种,在《吠陀》①中被称为剑林。
    肉搏开始了,短兵相接,用手枪射击,长刀砍,拳头打,远处,近处,从上面,从下
面,到处皆是,从屋顶,从酒店窗口,几个人钻进了地下室,从通气洞射击。这是一对六十
的悬殊战。科林斯的门面已毁去一半,形状很丑。窗上弹痕累累,玻璃和窗框都已不在,只
是一个畸形的洞而已,用铺路石乱七八糟地堵着。博须埃被杀死了,弗以伊被杀死了,古费
拉克被杀死了,若李被杀死了,公白飞正在扶起一个伤兵时被刺刀刺了三下,刺穿了胸,只
朝天望了一眼就气绝了。
    马吕斯继续战斗,浑身是伤,尤其是头部,满面鲜血,好象盖了一块红手帕。
    安灼拉是唯一没有受伤的。他没有了武器,就左右伸手,有个起义者随便放一把刀在他
手里。他的四把剑只剩下了断片,比弗朗索瓦一世②在马林雅诺还多一把。    
  ①《吠陀》(Véda),印度最古的宗教文献和文学作品的总称。
    ②弗朗索瓦一世(FrancoisIer,1494—1547),法国国王,一五一五年至一五四七年
在位。一五一五年在意大利马林雅诺城战胜瑞士人。
    荷马说:“狄俄墨得斯扼杀了住在欢乐的阿利斯巴的特脱拉尼斯的儿子阿希勒;墨西斯
特的儿子于利亚除掉了特来梭斯、奥菲提奥斯、埃赛普以及河神阿巴巴莱和无可非难的布科
里奥怀孕后生下的儿子贝达希斯;乌利西斯推翻了贝谷斯的毕弟特;安提罗科推翻阿培来;
波里波特斯推翻阿斯第耶;波里达马斯推翻西兰的奥多斯;透克洛斯推翻阿埃达翁。梅冈提
奥斯死在欧里毕勒的标枪下。阿伽门农,英雄之王,打翻了生长在波涛滚滚的沙特诺以斯河
所灌溉的悬崖城市中的埃拉多斯。”①在我们古代的英雄史诗中埃斯勃朗第安用两头冒火的
利刃攻打巨人斯汪蒂坡尔侯爵,侯爵拔起城楼向这位骑士掷去自卫。我们的古老壁画中可以
见到布列塔尼和波旁两个武装了的公爵,他们带着徽章和战盔,骑着马,握着战斧,戴着铁
面罩,穿着铁靴,戴着铁手套,一匹马披着银鼠马衣,另一匹裹着蓝呢;布列塔尼那一位在
冠冕的两角之间有他的狮子为记,波旁的那一位在铁盔帽舌上装饰着一大朵百合花。其实要
表示堂皇,不需要象伊奉那样戴着公爵的高顶盔,象埃斯勃朗第安那样,举着一个火炬,或
象波里达马斯的父亲费来斯那样,从埃非尔带回欧菲特王的礼物——一副好甲胄,这只需为
一个信仰或为了尽忠献出生命就够了。这个天真的小士兵,昨天还是博斯或里摩日的农民,
腰间别着菜刀,在卢森堡公园孩子们的保姆周围徘徊,这个年轻的学生,面色苍白,专心解
剖或看一本书,一个用剪刀剪胡子的金发少年,把他们两人集合在一起,向他们鼓吹一下责
任心,把他们带到布什拉街口或在卜朗什-米勃雷死胡同内面对面站着,使一个为了自己的
旗帜、另一个为了理想而战,让双方都认为是在为祖国而战;斗争将很激烈,这两个对抗着
的步兵和外科医生,他们投在人类斗争的大战场上的影子可与多虎的里西君王美加莱在和伟
大的与神明相等的埃阿斯②肉博时所投的影子相媲美。    
  ①以上人名均系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及《奥德赛》中之英雄。
    ②埃阿斯(Ajax),特洛伊战争中的希腊英雄。主将阿喀琉斯死后,埃阿斯与奥德修斯
争夺阿喀琉斯的武器,奥德修斯用计取胜,埃阿斯自杀而死。

    ------------------
  

中国人道网www.rendao.com提供
向前

向后

目录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