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人道 >> 世界名著 >> 悲惨世界 >> 十 曙 光
向前

向后

目录

首页

十 曙 光

    这时珂赛特醒来了。
    她的房间是窄小的,整洁,幽静,朝东有一扇长长的格子玻璃窗,开向房子的后院。
    珂赛特对在巴黎发生的事一无所知。昨天黄昏她还不在这儿,当杜桑说“好象有吵闹
声”时她已走进了寝室。
    珂赛特只睡了很少的几个钟点,但睡得很好。她做了个甜蜜的梦,可能跟她睡的那张小
床非常洁白有关。她梦见一个象马吕斯的人站在光亮中。当她醒来时,阳光耀眼,使她感到
梦境仿佛还在延续。
    从梦中醒来的第一个感觉是喜悦。珂赛特感到十分放心,正如几个小时以前的冉阿让一
样,她的心由于决不接受不幸,正产生一种反击的力量。不知为什么她怀着一种强烈的希
望,但接着又一阵心酸,已经三天没有见到马吕斯了。但她想他也该收到她的信了,已经知
道她在什么地方,他那么机智,肯定会有办法找到她的。很可能就在今天,或许就在今天早
晨。天已大亮,但由于阳光平射,她以为时间还很早,可是为了迎接马吕斯,也许起床了。
    她感到没有马吕斯就无法生活下去,因此不容置疑马吕斯就会来的。任何相反的意见都
不能接受,这一点是肯定无疑的。她愁闷了三天,十分难挨。马吕斯离开了三天,这多么可
怕呀,慈祥的上帝!现在上天所踢的嘲弄这一考验已属过去,马吕斯就会来到,并会带来好
消息。青年时代就是这样。她迅速擦了擦眼睛,她认为用不着烦恼,也不想接受它。青春就
是未来在向一个陌生人微笑,而这陌生人就是自己。她觉得幸福是件很自然的事,好象她的
呼吸就是希望。
    再说,珂赛特也回忆不起马吕斯对这次不应超过一天的分别曾向她说过什么,向她讲的
理由是什么。大家都曾注意到,一个小钱落到地上后一滚就会不见,这多么巧妙,使你找不
到它。我们的思想有时也这样在和我们开玩笑,它们躲在我们脑子的角落里,从此完了,它
们已无影无踪,无法把它们回忆起来。珂赛特思索了一会儿,但没有效果,所以感到有些烦
恼。她自言自语地说,忘记马吕斯对她说过的话是不应该的,这是她自己的过错。
    她下了床,做了身心方面双重的洗礼:祈祷和梳洗。
    我们至多只能向读者介绍举行婚礼时的新房,可是不能去谈处女的寝室,诗句还勉强能
描述一下,可散文就不行了。
    这是一朵含苞未放的花的内部,是藏在暗中的洁白,是一朵没有开放的百合花的内心,
没有被太阳爱抚之前,是不应让凡人注目的。花蕾似的女性是神圣的。这纯洁的床被慢慢掀
开,对着这可赞叹的半裸连自己也感到羞怯,雪白的脚躲进了拖鞋,胸脯在镜子前遮掩起
来,好象镜子是只眼睛,听到家具裂开的声音或街车经过,她便迅速地把衬衣提起遮住肩
膀。有些缎带要打结,衣钩要搭上,束腰要拉紧,这些微微的颤动,由于寒冷和羞怯引起的
哆嗦,所有这些可爱的虚惊,在这完全不必害怕的地方,到处有着一种无以名之的顾虑。穿
着打扮的千姿百态,一如曙光中的云彩那样迷人,这一切本来不宜叙述,提一提就已嫌说得
太多。
    人的目光在一个起床的少女面前应比对一颗初升的星星更虔诚。不慎触及了可能触及之
物应倍增尊敬。桃子上的茸茸细毛,李子上的霜,白雪的闪光晶体,蝴蝶的粉翅,这些在这
一不明白自己就是纯洁的贞洁面前,只不过是些粗俗的东西罢了。一个少女只是一个梦的微
光,尚未成为一个艺术的雕像。她的寝室是隐藏在理想的阴影中。轻率地观望等于损毁了那
若隐若现、明暗交错的诗情画意,而仔细的观察那就是亵渎了。
    因此我们完全不去描绘珂赛特醒来时的一些柔和而又忙乱的小动作。
    一个东方寓言说,神创造的玫瑰花本是白色的,可是亚当在它开放时望了一眼,它感到
羞怯而变成玫瑰色。我们在少女和花朵前是应当止步的,要想到她们是可敬可颂的。
    珂赛特很快穿好了衣服,梳妆完毕;当时的装扮很简单,妇女们已不再把头发卷成鼓鼓
的环形,或把头发在正中分为两股,再加垫子和卷子衬托,也不在头发里放硬衬布。这之后
她开了窗,目光向周围一望,希望看到街中一段、一个墙角或一点路面,能在那儿瞥见马吕
斯。可是外面什么也见不到。后院被相当高的墙围着,空隙处只见到一些花园。珂赛特断言
这些花园很难看,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花儿不美丽,还不如去看看十字路口的一小段水沟
呢。她决心朝天仰望,好象她以为马吕斯会从天而降似的。
    突然她哭得象个泪人儿似的。这并不是内心变化无常,而是沮丧的心情把希望打断了,
这就是她的处境。她模糊地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确实,一切都在天上飘忽而过。她感
到什么都没有把握,意识到不能和他见面就等于失去了他;至于那个认为马吕斯可能从天而
降的想法,这并不是吉事而是一个凶兆。
    然而,在这些乌云暗影之后,她又平静下来,恢复了希望和一种无意识的信赖上帝的微
笑。
    屋里的人都还在睡觉,周围是一片外省的宁静气氛。没有一扇百叶窗打开着。门房还没
有开门。杜桑没有起床。珂赛特很自然地这样想父亲还睡着。她一定受了很大的痛苦,所以
现在还觉得很悲伤,因为她说父亲对她不好,她把希望寄托在马吕斯身上。这样一种光明的
消失是决不可能的,她祈祷。她不时听到远处传来沉重的震动声。她暗想着:“真怪,这么
早就有人在开闭通车辆的大门了。”事实上那是攻打街垒的炮声。
    在珂赛特窗下几尺的地方,墙上黑色的旧飞檐中有一个雨燕的巢,那燕子窝突出在屋檐
的边缘,因此从上面能看到这个小天堂的内部。母燕在里面展开翅膀,象一把扇子那样遮着
雏燕,那公燕不断地飞,飞去又飞来,用嘴带来食物和接吻。升起的太阳把这个安乐窝照得
金光闪闪。“传种接代”的伟大规律在这儿微笑并显示出它的庄严,一种温存的奥秘展现在
清晨的灿烂光辉里。珂赛特,头发沐浴在阳光中,心灵堕入幻想,内心的热恋和外界的晨曦
照耀着她,使她机械地俯身向前;在注视这些燕子时,她几乎不敢承认自己同时也想起了马
吕斯,这个小小的家庭,这只公鸟和母鸟,这个母亲和一群幼雏,一个鸟窝使一个处女的内
心深深感到春意荡漾。
    ------------------
  

中国人道网www.rendao.com提供
向前

向后

目录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