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人道 >> 世界名著 >> 悲惨世界 >> 三 明朗化和忧郁感
向前

向后

目录

首页

三 明朗化和忧郁感

    安灼拉出去侦察了一番,他从蒙德都巷子出去,转弯抹角地沿着墙走。
    看来这些起义者是充满了希望的。他们晚间打退了敌人的进攻,这使他们几乎在事先就
蔑视凌晨的袭击。他们含笑以待,对自己的事业既不发生怀疑,也不怀疑自己的胜利。再
说,还有一支援军肯定会来协助他们。他们对这支援军寄托着希望。法兰西战士的部分力量
来自这种轻易预料胜利的信心,他们把即将开始的一天分成明显的三个阶段:早晨六点,一
个“他们做过工作的”联队将倒戈;午时,全巴黎起义;黄昏时刻,革命爆发。
    从昨晚起,圣美里教堂的钟声从没停止过,这证明那位让娜的大街垒仍在坚持着。
    所有这些希望,以愉快而又可怕的低语从一组传到另一组,仿佛蜂窝中嗡嗡的作战声。
    安灼拉又出现了。他在外面黑暗中作了一次老鹰式阴郁的巡视。他双臂交叉,一只手按
在嘴上,听了听这种愉快的谈论。接着,在逐渐转白的晨曦中,他面色红润、精神饱满地说:
    “整个巴黎的军队都出动了。三分之一的军队压在你们所在的这个街垒上,还有国民自
卫军。我认出了正规军第五营的军帽和宪兵第六队的军旗。一个钟头以后你们就要遭到攻
打。至于人民,昨天还很激奋,可是今晨却没有动静了。不用期待,毫无希望。既没有一个
郊区能相互呼应,也没有一支联队来接应。你们被遗弃了。”
    这些话落在人们的嗡嗡声中,象暴风雨的第一个雨点打在蜂群上。大家哑口无言。在一
阵无法形容的沉默中,好象听到死神在飞翔。
    这只是短促的一刹那。
    在最后面的人群里,一个声音向安灼拉喊道:
    “就算情形是这样,我们还是把街垒加到了二十尺高,我们坚持到底。公民们,让我们
提出用尸体来抗议。我们要表示,虽然人民抛弃共和党人,共和党人是不会背离人民的。”
    这几句话,从个人的忧心忡忡里道出了大伙的想法,受到了热情的欢呼。
    大家始终不知道讲这话的人叫什么名字,这是一个身穿工作服的无名小卒,一个陌生
人,一个被遗忘的人,一个过路英雄,在人类的危境和社会的开创中,经常会有这样的无名
伟人,他在一定的时刻,以至高无上的形式,说出决定性的言语,如同电光一闪,刹那间他
代表了人民和上帝,此后就在黑暗中消失了。
    这种不可动摇的坚定意志,散布在一八三二年六月六日的空气里,几乎同时,在圣美里
街垒中,起义者也发出了这一具有历史意义并载入史册的呼声:“不管有没有人来支援我
们,我们就在这儿拼到底,直到最后一人。”
    我们可以看到,这两个街垒虽然分处两地,但却又互通声气。
    ------------------
  

中国人道网www.rendao.com提供
向前

向后

目录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