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人道 >> 世界名著 >> 悲惨世界 >> 十五 容德雷特采购用品
向前

向后

目录

首页

十五 容德雷特采购用品

    过了一会儿,将近三点钟,古费拉克在博须埃陪同下,偶然经过穆夫达街。雪下得更大
了,充满了空间。博须埃正在向古费拉克说:
    “见了这种成团的雪落下来,就会说天上有成千上万的白蝴蝶。”忽然,博须埃瞧见马
吕斯在街心朝着便门向上走去,神气有些古怪。
    “嘿!”博须埃大声说,“马吕斯!”
    “我早看见了,”古费拉克说,“不用招呼他。”
    “为什么?”
    “他正忙着。”
    “忙什么?”
    “你就没看见他那副神气?”
    “什么神气?”
    “看来他是在跟一个什么人。”
    “的确是。”博须埃说。
    “你看他那双眼睛。”古费拉克接着说。
    “可是他在跟什么鬼呢?”
    “一定是个什么美美妹妹花花帽子!他正发情呢。”“可是,”博须埃指出,“这街上
我没看见有什么美美,也没有妹妹,也没有花花帽子。一个女人也没有。”
    古费拉克仔细望去,喊道:
    “他跟一个男人!”
    确是一个男人,戴鸭舌帽的,走在马吕斯前面,相隔二十来步,虽然只望见他的背,却
能看出他的灰白胡须。
    那人穿一件过于宽大的全新大衣和一条破烂不堪、满是黑污泥的长裤。
    博须埃放声大笑。
    “这是个什么人?”
    “这?”古费拉克回答,“是个诗人。诗人们常常爱穿收买兔子皮的小贩的裤子和法兰
西世卿的骑马服。”
    “我倒要看看马吕斯去什么地方,”博须埃说,“看看那人去什么地方,我们去跟他
们,好吗?”
    “博须埃!”古费拉克兴奋地说,“莫城的鹰!您真是个空前的捣蛋鬼。去跟一个跟人
的人!”
    他们返回往前走。
    马吕斯确是看见了容德雷特在穆夫达街上走过,便跟在后面侦察他。
    容德雷特在前面走,没想到已有只眼睛盯住他了。
    他离开了穆夫达街,马吕斯看见他走进格拉西尔斯街上一栋最破烂的房子里,待了一刻
钟左右又回到穆夫达街。他走进当年开设在皮埃尔-伦巴第街转角处的一家铁器店,几分钟
过后,马吕斯看见他从那铺子里出来,手里拿着一把白木柄的钝口凿,往大衣下面藏。到了
珀蒂-让蒂伊街口,他向左拐弯,急匆匆走到小银行家街。天色渐渐黑下来了,停过一会儿
的雪又开始下起来。马吕斯隐藏在素来荒凉的小银行家街拐角的地方,没有再跟容德雷特
走。他幸亏没有跟,因为容德雷特走近那道矮墙——刚才马吕斯听见长头发和大胡子说话的
地方,忽然回转头来,看看有没有人跟踪,肯定没有人,他才跨过墙头,不见了。
    墙背后的那片荒地通向一个最初以出租马车为业的人的后院,那人名声素来很坏,已经
破产,不过在他那停车篷里还有几辆破车。
    马吕斯想起,趁容德雷特不在家,赶快回去,比较稳妥。况且时间已经不早,每天下
午,毕尔贡妈妈照例总在去城里洗碗以前,在将近黄昏时把大门锁上,马吕斯已把他的钥匙
给了那侦察员,因此他必须赶快。
    夜幕四合,天色几乎完全黑了,在寥廓的天边,只有一点是被太阳照着的,那便是月亮。
    月亮的红光从妇女救济院的矮圆顶后面升起来。
    马吕斯迈开大步赶回了五○一五二号。他到家时,大门还开着。他踮起脚尖上了楼,再
沿着过道的墙溜到自己的房门口。那过道两旁,我们记得,是些破房间,当时全空着待人来
租。毕尔贡妈妈经常是让那些房门敞开着的。在走过那些空屋子门口时,马吕斯仿佛看见在
其中的一间里有四个人头待着不动,被残余的日光透过天窗照着,隐隐约约有点发白。马吕
斯怕引起注意,不便细看。他终于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没有让别人看见。这也正是
时候,不大一会儿,他便听见毕尔贡妈妈走了,大门也关上了。
    ------------------
  

中国人道网www.rendao.com提供
向前

向后

目录

首页